当前位置:

第007章 :护短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一大早,韩氏便领着沈妩去了老太太的存善居。

    至于沈妩,平日里最是喜欢说话,此刻却耷拉着小脑袋一副神色恹恹的模样。昨儿个受了这种罪,她可是一个晚上没睡好,眼下这脸色自然是有些不太好。

    至于韩氏,昨晚也是一直陪在沈妩的身边,一个晚上都没怎么阖眼。

    沈妩素来爱美,今日却穿着一身丁香色绣折枝堆花洋缎窄裉袄,头上只梳着两个干净利索的双垂髻,就连髻上的珠花都比平日少了一些,她这巴掌大的小脸瓷白莹润,眼底淡淡的青黛之色尤为明显。

    进了存善居,沈妩发觉今日这存善居好像热闹了许多。不仅三房的几个哥儿姐儿都在,就连她的大伯和三叔也在。沈妩侧过头,看着一脸白净的沈嫱,便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心里自然是恼怒和委屈的,可她知道,若是在沈嫱的面前表现出来,恐怕沈嫱会更得意。

    这沈嫱,昨夜还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今日居然起来给老太太请安了,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老太太最疼爱沈妩,今儿个见沈妩并未如往常一般小脸堆着笑意,而是恭恭敬敬唤了一声:“老祖宗。”

    老太太坐在上位,忙笑着对沈妩招了招手,道:“来,乖孙女,到祖母身边来。”

    老太太最是喜欢沈妩,这一幕大家伙儿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听着老太太的语气,沈妩眼睫微颤,弯了弯唇,然后乖巧的坐到老太太的身边。老太太瞧着沈妩这副小模样,规规矩矩的,却少了几分平日的活泼娇憨。老太太伸手便去握她的手,哪知刚握上,却见沈妩身子颤了颤,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也蓄满了泪水。老太太一惊,顿时察觉到什么,忙低头看沈妩的手心,见着原是白皙的手心一片通红,还肿了起来。

    老太太一下子愣住了。

    这孙女可是她的心头肉,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何时受过这等罪?老太太心里那个气啊,可更多的却是心疼,便侧过头看向韩氏,训道:“你这个娘到底是怎么当的!”

    韩氏一听,身形一颤,忙道:“昨儿个是阿眠不懂事,所以儿媳才责罚了她。”

    昨日的事情,老太太也是今早刚知晓的。

    她看向沈嫱,一时间更是气恼了几分。

    她虽是老了,可看人还是看得通透,这几个孙女里,娴姐儿知书达理,妙姐儿才华横溢,这庶出的嫱姐儿却是一股小家子气,心里竟是一些花花肠子,至于这阿眠,自小就是聪慧可爱,刚出生那会儿,她一抱她,这小孙女就冲着她笑,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嘴边还留着口水,看得她心都化了。所以对这个孙女,她便更是怜爱了一些。

    “我看你是糊涂了。”老太太把沈妩护在怀里一个劲儿的心疼,继续道,“让我老婆子这个宝贝疙瘩跟下人道歉,亏你想得出来。”

    下人……

    沈嫱定定的立在原地,听着老太太的这话,面色又惨白了几分。她知道老祖宗不怎么喜欢她,可是这几年她的努力,让府中上下都对她刮目相看,老祖宗对她的态度也稍稍好了一些。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在老祖宗的眼里,她只是一个下人。

    “儿媳知错了。”韩氏低着头,没有一贯的高傲,之后才瞧了一眼沈妩,道,“可到底是阿眠做错事情在先,昨儿才当着妹妹和嫱姐儿的面训了阿眠。阿眠性子骄,老祖宗可不能再惯着她了。”

    “老婆子我就是宝贝这个乖孙女,不惯着她还能惯着谁?”老太太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瞪着眼厉声道,“今儿个我就说清楚——有我老婆子在一天,这定国公府,就许阿眠横着走。若是有人再敢动她一根头发丝儿,就是和我老婆子对着干。”

    “老祖宗别生气,仔细气坏了身子。”沈妩听着忙安慰道。如今这老祖宗的话的让她心中极为感动,一时间眼眶微湿,只觉得被人疼爱的感觉太好。

    老太太伸手揉了揉沈妩的脑袋,瞧着沈妩这张小小的瓜子脸,不由得心疼道:“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都不晓得告诉祖母?”若是她知道的早,哪里会允许老二媳妇这般胡闹。

    虽是埋怨,可老太太最多的是心疼。

    沈妩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又一贯对老太太亲近,便忍不住将脑袋埋进老太太的怀里,声音软糯道:“孙女不想让老祖宗操心,而且……孙女怕老祖宗会生气,然后就不疼孙女了。”

    这话说得委屈却又懂事,老太太听得更是心软得一塌糊涂,一时忍不住落了泪。

    这定国公府上下谁人不知老太太护沈妩护得紧?眼下这一出,老太太摆明了就是护着沈妩。昨日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说不准就成了这定国公府的三个姑娘小小年纪就为了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如此一来,不但坏了名声,更是影响定国公府的颜面,所以,沈妩只能忍气吞声,省的还连累了沈妙的名声。

    只不过她刚才说得话是字字真心。她知道老祖宗疼她,可是,老祖宗年纪毕竟大了,她不想让她老人家因为这件小事而烦心。

    可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惊动了老祖宗,还让她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沈妩偎在老太太的身侧,咬了咬唇,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心里有些自责,只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不该和沈嫱一般计较的。

    而沈妩的三叔沈季铎和身侧的夫人林氏更是脸色极难堪。昨晚韩氏去寻梅轩之事,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得知韩氏居然当面责罚了沈妩,而且这刘氏居然没有上前阻拦,林氏便动了怒,心里头忍不住骂了一句:蠢货!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这沈妩是老太太的心肝儿,岂是沈嫱一个庶女可以比的?那沈嫱亦是随了刘氏的性子,急功近利目光短浅,整个儿一小家子气,老太太心思通透如何会喜欢这些花花肠子?昨晚她们娘儿俩倒是心里畅快了,却不知这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这也就算了,如今还牵连了整个三房,叫她心中如何不气?

    老太太喜欢清静,便让他们都各自回去,只留下沈妩搂在怀里又宝贝了一会儿,嘴里念着:“若是以后还有人敢欺负你,就告诉祖母,祖母帮你出气。”

    沈妩眉眼舒展,双眸水亮,是说不出的明媚水灵。今日老祖宗算是给了她一块免死金牌,以后这府中谁敢再得罪她?不过有娘在,她哪里敢恃宠而骄,只不过心里畅快却是不假。

    老太太担心沈妩的手,特意命自己身边的大丫鬟如意拿了上好的玉肤膏,然后带着膏药送沈妩回去。

    ·

    这次之后,沈妩便听说沈嫱又病倒了。

    只不过这次严重一些,好几天都下不来床。若说以前她还存着怜悯之心,如今倒是丝毫不关心了,自然也没有虚情假意的去探望沈嫱。而且以沈嫱这性子,说不准她去看了还以为是故意看她笑话的。她可不像沈妙一般宽容大度——这些个让自己不畅快的事儿,她才不做。

    至于韩氏,也因为那日之事,待沈妩好了一些。

    老太太的膏药极管用,不出半个月,沈妩的手便完全好了,而且瞧着纤纤玉手,细致温滑,漂亮的不得了。经过了这件事,沈妩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

    不过大抵是老太太的那番话管用了,这阖府上下所有人可是对她有客气了不少。

    这一日,沈妩收到了明月公主的生辰请帖。

    韩氏可是吓了一大跳,这晏城谁人不知明月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疼爱的不得了,且性子嚣张跋扈,旁人不敢招惹。按着公主的身份,这生辰宴席自然是要大办的,可明月公主却是一贯请自己喜欢的,在宫里摆摆宴席,统共也不会超过三桌。所以说,今日沈妩能收到请柬,可是让不少人羡慕。

    韩氏从未听女儿提起过明月公主,一时倒是有些奇怪。

    沈妩便将那日在玉茗山庄碰见明月公主的事情和韩氏说了,韩氏听了,自是露出了笑意。她这女儿讨人喜欢,当娘的自然是心里欢喜。只不过,这几年她管女儿管得严,三房那丫头在外头的名声都比女儿响亮。之前她是觉得女儿还小,这些事情不必在意,不过眼下女儿都十三了,自然是要出去长长见识,多多和一些小姑娘走动走动。

    这明月公主同女儿不过是一面之缘,却送来了请帖,实在是难得。

    韩氏心里欢喜,却也有些担心。这女儿还小,性子又被她给宠坏了,又是头一回进宫,若是出了岔子可不好了。

    沈妩倒也没有多想。她也听喜欢明月公主的,眼下明月公主生辰,如此给面子的请了她,她自然是要备礼前去的。似是想到了什么,沈妩冲着自家娘亲眨了眨眼睛,问道:“娘,可有请五姐姐?”

    “嗯,你五姐姐也收到了请柬。”韩氏点了点头道。

    沈妙自小就是乖巧懂事,不但讨长辈们的喜欢,同龄的小姑娘也是喜欢和她在一块儿,这明月公主会请她,也是在意料之中的。韩氏知道女儿喜欢沈妙,有沈妙在,她自然也是放心了。

    不过,女儿同沈妙不过差了几个月,可比起来却是样样差了一大截,她这个当娘的心里也不舒坦。

    一听沈妙也要去,沈妩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她吃着糯米凉糕,对着韩氏道:“娘,你放心。等宫之后,我就跟在五姐姐身边,不会出差错的。”

    韩氏哭笑不得,伸手戳了戳女儿光洁的小脑门,恨铁不成钢道:“真是没出息,跟在你五姐姐身后算什么本事?”

    沈妩嘿嘿一笑,然后抱着韩氏的胳膊,娇气道:“咱们国公府就五姐姐长脸就行了,我凑什么热闹啊。再说了,若是我变成了五姐姐那样,娘真的舍得?”

    韩氏哪里舍得?

    那次打了女儿,可是在她的心头活生生剜了肉似的。可若不是这样,那三房指不准还要怎么闹。。这次虽是吃了苦,却也换来了长久的清静。有老太太发话,三房那丫头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和女儿作对。不过,她知道女儿不喜欢读书,她更是舍不得女儿像三房那丫头一样为了赶上沈妙弄垮了身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此资质平平,说不准以后这日子会过得舒坦一些。

    “就知道得了便宜还卖乖。”韩氏笑道,而后那目光便落在女儿的手上,倏地一怔。

    沈妩知道娘亲在想什么,遂亲昵的搂着韩氏,声音甜糯道:“若是娘还心疼,就让女儿再休息一个月,下个月再练字吧。”

    “你那歪瓜裂枣的字,若是再不勤加苦练,日后还不让人笑话?最多再休息半个月,别和我讨价还价。”韩氏故意板着脸道。

    半个月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沈妩哪里还敢得寸进尺,便伸手拿了一块糯米凉糕塞进韩氏的嘴里,小嘴一个劲儿的念着“娘真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