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6章 :受罚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出了定国公府之后,傅湛并未直接回祁王府,而是去了一趟宫中。

    颐华宫是嘉元帝宠妃绾妃的寝殿,此刻明月公主正在和自己的母妃对弈。明月公主自小就是机灵聪慧,可是毕竟年纪还小,又被娇宠惯了,便是心性未定,与一贯柔静似水的绾妃性子截然不同。

    明月公主执着白玉棋子,然后蹙着眉头随手将棋子一扔,神色恹恹道:“又输了,儿臣不玩了。”

    “瞧你这心性,毛毛躁躁的。”绾妃眉眼染笑,朱唇轻启道。

    绾妃保养得当,三十多岁的年纪仍是明艳夺目光彩照人,脸上皮肤娇嫩,宛若剥了壳的新鲜荔枝,就是因为这副极好的容貌,才能在这后宫中盛宠二十载不衰。这青葱十指涂着殷红豆蔻,衬得这双手越发的白皙如玉,她将棋子搁在一旁,略微抬头,一双凤眸看向自己的女儿。

    明月公主一双水汪汪的杏眸看着绾妃,语气娇气道:“儿臣喜欢骑马射箭,这些个读书下棋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改日让母妃欣赏一下儿臣的骑术。”

    绾妃出身不显,却也是书香门第,身上自有一股温婉娴静的书香韵味,而这女儿,却是半点都不像她,反倒是野得很。绾妃叹了一口气,弯弯的柳叶眉一蹙,便想到了她那儿子,遂对着明月公主道:“近些日子,你皇兄的身边可有什么姑娘?”

    这明月公主同自家皇兄的感情极好,隔三差五就往祁王府跑。绾妃眼瞧着儿子都十八了,可身边还没有女人,教她如何能不操心?

    明月公主一张圆圆的苹果脸儿愣了愣,然后才眨了眨眼睛偎到自家母妃的身侧,笑嘻嘻道:“儿臣哪儿知道啊,不过……别说姑娘了,皇兄府中连个好看点的丫鬟都没有。”

    话落,绾妃又蹙了蹙眉。

    出身皇家的男子,怎么能到了十八岁都不开荤?她虽然不希望儿子同大皇子魏王一般沉迷女色,却也明白到了这般的年纪,男女之事十分正常。

    不过,绾妃在这事儿也的确是做过一些举动。

    比如傅湛十四岁那会儿。那时傅湛尚且住在宫里,她便在傅湛的身边安排了另个容貌秀丽身段姣好的宫女。那两个宫女自然是经过精心调|教的,懂得如何伺候主子,可在进去伺候傅湛的头一晚便被全都赶了出来。自此之后,绾妃就再也不敢擅作主张了。

    傅湛十六岁的时候,便被封为祁王,更是搬去了祁王府。这么一来,绾妃就更加管不着了。

    这儿子和女儿,都是不让她省心。绾妃心中叹着。

    刚说到傅湛,傅湛就来了。

    绾妃看着自家儿子俊朗如画的眉眼,心里陡生出一股自豪之感——她这儿子的样貌,可是众皇子之中最好的。傅湛落座,绾妃身边的大宫女品香递上茶盏,他瞧着自家母妃和妹妹又在下棋,一双凤目看了一眼棋盘,而后嘴角稍稍一弯。

    明月公主甜甜的唤了一声“皇兄”,又见他今日心情极好,便下意识的问道:“皇兄可是刚去了定国公府?”

    傅湛眉梢微动,执着茶盏的手顿了顿,而后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明月公主。明月公主有些后知后觉,遂咧着唇嘿嘿一笑,露出雪白皓齿,然后故意大声道:“品香姑姑,我也渴了。”

    品香是绾妃身边的老人了,如今已经三十五岁,却一直伺候在绾妃身边不肯出宫,所以这身份自然也是不一样的。品香忙笑着替明月公主倒了一杯茶,轻声细语道:“公主小心烫嘴。”

    “谢谢品香姑姑,我晓得的。”明月公主笑着道。

    可绾妃是何等聪明的女子,她看向儿子,便不急不缓的问道:“上次母妃跟你提过的亲事,你可有什么想法?”

    原以为儿子又要找什么借口,却听傅湛道:“儿子心里已经有打算了。最多……最多两年内,儿子一定成亲。”

    绾妃顿时面露喜色,只道这是意外之喜,她也明白今日儿子心情不错,便继续问道:“可是定国公府的姑娘?”方才听明月这丫头说漏了嘴,她便已经有些清楚了。儿子最不喜欢应酬来往,怎么今儿个无缘无故去了那定国公府?

    傅湛抿着薄唇,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否认。

    绾妃一双好看的凤眸越发是露出欢喜。那定国公府身份不低,可是朝中却没有实权,若是她这儿子要娶定国公府的姑娘,皇上自然也不会反对。而且她也没想过让儿子娶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姑娘——毕竟这以后的日子是他们过的,儿子喜欢最重要。

    先前她还想着儿子对女子不感兴趣,遂心中有些发愁。如今见儿子心里有主意了,叫她如何能不欢喜?

    定国公府的沈五姑娘可是晏城拔尖儿的贵女,而那沈四姑娘也是芳名远播的才女。绾妃心里头自然是满意这沈五姑娘,毕竟沈四姑娘是庶女,身份上有些悬殊。她看向儿子,笑着道:“那沈五姑娘母妃也是见过一次的,瞧着知书达理,容貌端正,是再好不过的了。”

    傅湛侧过头,浅啜一口清茶,淡淡道:“不是她。”

    咦?绾妃愣了愣,美眸有些诧异,然后才道:“难道是……沈四姑娘?”虽说沈四姑娘是庶女,可若是儿子真心喜欢,那她这个当母妃的定然也会令他如愿。

    傅湛眉眼温和,只道了一句:“也不是。”他想起那个又爱哭又爱笑的小姑娘,也不卖什么关子,便音色温厚如实道,“是沈六姑娘。”

    “沈六姑娘?”绾妃极为吃惊。由于这沈四姑娘和沈五姑娘在外头有极好的名声,所以对这位沈六姑娘她也是有些知道的,只不过沈六姑娘资质平平,才艺不显,加之前面有两位这么出色的嫡姐庶姐,更是显得平凡无奇。

    不过看这样子,儿子是真心喜欢。绾妃自然也不好说些什么,只笑了笑道:“改日母妃在你父皇面前提提此事。若你喜欢,便先赐婚,等沈六姑娘及笄了,再成亲也不迟。”

    听了绾妃的话,傅湛并没有感到欢喜,只道:“这件事情母妃不必操心,儿臣心里早已有了打算。”

    绾妃怔怔的看着身侧坐着的儿子,见他一张清俊的脸上神色淡淡,是说不出的风清矜贵。儿子做事,她自然是放心的,可是令她好奇的是——这沈六姑娘到底有什么天大的本事,竟然让她这不近女色的儿子如此上心?

    绾妃心中想着:改日一定要想法子见见这沈六姑娘才是。

    ·

    而这厢,沈妩却是委屈极了。

    沈嫱被她气得旧疾发作却是事实,韩氏虽然疼女儿,可这事儿已经惊动了国公爷,他们是一定要给三房一个交代的,免得不明真相的下人乱嚼舌根。

    平日里韩氏瞧不起三房,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领着女儿去了三房的住处。

    沈嫱住在寻梅轩。说起这名字,还是对应了沈妙的踏雪居。这沈嫱事事都和沈妙比较,就连住处的名字,也是摆明了要和沈妙一较高下。平日里沈妩不与沈嫱往来,只经常去沈妙的踏雪居,如今进了这寻梅轩,却发现里面的一些陈设与踏雪居极像。只不过三房毕竟是庶出,这沈嫱如何能比得上沈妙房里的摆设。

    而且这寻梅轩比她的明澜小筑足足小了一半。

    只是,毕竟是姐妹。若不是沈嫱一直对她持有成见,她俩的关系也不会闹到现在这地步。

    进了卧房,那紫檀嵌石插屏后是一张弦丝雕花架子床。床榻之上,沈嫱一张清丽小脸显得格外的娇柔虚弱,就连平日里殷红的朱唇此刻也略显苍白。不过此刻沈嫱已经醒了,看到她们进来,一双乌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显然还在生气。

    不得不说,这沈嫱的确是个清秀佳人。她的身上有一股与沈妙不同的风韵,可惜她一味模仿沈妙,反而掩盖了自己身上特有的优点。

    沈嫱的母亲刘氏此刻正坐在榻边。

    刘氏身上穿着一身棕红绫豆青镶领印花短袄,惊鹄髻上插着一只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簪子,瞧着大方得体,倒有几分大户人家的贵妇模样。刘氏容貌清丽,与沈妩的娘亲韩氏同岁,却早就没有了韩氏这般的美貌。

    就是因为色衰爱弛,她那三叔这几年才又纳了两房美貌娇媚的姨娘。

    韩氏乌发梳成双刀髻,银镀金嵌宝玉蟹簪璀璨夺目,瞧着样貌姣好,衣着光鲜,无不富贵雍容,彰显荣华。韩氏看了一眼榻上虚弱的沈嫱,而后才对着刘氏道:“嫱姐儿的事,我都听阿眠说了。这事的确是阿眠的错,今日特地带着阿眠来向妹妹和嫱姐儿赔礼道歉。”

    刘氏一愣,忙道:“是嫱姐儿身子不好,怎么能怪阿眠?”她又瞧了一眼韩氏送来的两匹芙蓉锦和一些燕窝,“姐姐你这是太客气了,这些东西我们是不能收的。”

    韩氏握着刘氏的手,桃花眼儿态度真诚,道:“这是哪儿的话,平日里嫱姐儿对我们阿眠也是照顾有加,今日之事,就算不关阿眠的事,我们也应该过来看看的。阿眠这丫头被我宠坏了,我自然会给嫱姐儿一个交代。”

    沈妩低着头站在自家娘亲的身后。毕竟是小姑娘心性,此刻这撅着的小嘴儿翘得老高,几乎都能挂油瓶了。

    语罢,见韩氏从袖中掏出一根一尺长的戒尺,侧过头面露厉色,对着沈妩道:“把手伸出来。”

    “娘……”瞧着那厚实的戒尺,沈妩吓得眼眶微红,一双桃花眼儿霎时春水盈盈,好不可怜。她原想着不过过来赔个不是,却没想到娘会想到当着三婶和沈嫱的面打她。

    韩氏平日里虽然待沈妩严苛了一些,却也不过是念叨几句。而沈妩的爹爹更是把她视作掌上明珠,从未对她凶过。沈妩生得聪明伶俐,小时候又是体弱多病,最是擅长撒娇装可怜,有什么事情只要一掉金豆子,韩氏就忍不住把这宝贝女儿抱紧怀里安慰着,所以说更别说是动手打她了。

    韩氏瞧着女儿怯生生的大眼睛,心里头也极为不舍。可如今若是不好好惩戒一下阿眠,国公爷那边也无法交代。如今她当着三房的面亲自打了阿眠,这沈嫱心里自然也是好受了,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娘,不要。”还没动手,沈妩便开始哭了。

    “平日里娘就是把你惯坏了,如今害得你四姐姐伤了身子,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便让沈妩将手伸了出来,然后拿着戒尺狠狠的打了下去。

    刘氏也没想到韩氏居然会这么狠心。

    她可是知道韩氏最是疼女儿,只是……眼下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被国公爷知道了,韩氏才不会舍得打女儿。刘氏一边瞧着,一边嘴里念着:“阿眠还小,姐姐这是做什么?”可她知道韩氏平日里瞧不起自己,如今终于有机会看到韩氏低头,她自然是心里欢喜,便也没有上去阻拦。

    而沈嫱躺在榻上,侧过头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沈妩,听着那一声声戒尺落下的声音,嘴角也忍不住弯了弯。

    连着打了二十几下,刘氏才起身阻拦,忙夺过了韩氏手里的戒尺,然后把沈妩护在怀里。她低头看着沈妩白皙娇嫩的纤手,这双手生得极好看,而此刻,手心却是一片红肿,瞧着有些触目惊心,可见韩氏下手有多重。

    沈妩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此刻疼得眼泪直流,只觉得手心火辣辣的疼,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韩氏哪里会不心疼?事到如今,她自然只能让女儿先受点委屈。她拽着沈妩的胳膊,将她领到沈嫱的榻边,道:“今日罚是罚过了,可是要你四姐姐原谅你才是,你先给你四姐姐道歉。”

    ……让她给沈嫱道歉?

    沈妩如何能开得了口,眼下沈妩双眼哭得红红的,肩膀更是一搭一搭的抽着,瞧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她不傻,知道娘这是为她好,今日大伯的态度她也是看到了,若是三房不满意,她受罚的可不单单是打手心了。

    沈妩看着榻上的沈嫱,颤着手擦了擦眼泪,然后翕唇道:“四姐姐,对不起,是……是妹妹错了。”

    在沈嫱的眼里,这阖府上下都把这沈妩当成宝贝,何时见过她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此刻沈嫱自然是心里得意,然后才故作担忧道:“是四姐姐的不是,害得六妹妹被责罚。”

    沈妩听着,没有再说一句话,更是倔强的咬着下唇没有再落泪。

    沈嫱刚醒来,自然是要静养,而且瞧着三房这俩母女也满意了,韩氏便带着沈妩出了寻梅轩。一路上,沈妩都没有说一句话。若是平日里,她可是一丁点儿疼就往自家娘亲的怀里哭诉了,此刻却是出奇的安静。

    韩氏心中绞作一团,也没有说话。

    等进了沈妩的明澜小筑,韩氏这才急忙命丫鬟去准备膏药,然后小心翼翼的捧起女儿的手,双眸含泪看着女儿,道:“阿眠,是娘不好,疼不疼?是娘不好……”

    沈妩听了,忙扑进娘亲的怀里,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