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4章 :登门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一壁轻蹙娥眉揉着脑袋,一壁小心翼翼瞅着身侧的沈妙。

    沈嫱这话的确是有些过了。未出阁的姑娘,居然这般议论男子,还扯到了沈妙的身上,也难怪好脾气的沈妙会生气。只是从沈嫱的语气中,她如何不知这沈嫱估计是被祁王的皮囊勾得丢了魂了。

    不过说实话,祁王傅湛的确生得太好。

    这定国公府的哥儿姐儿个个都是样貌出众姿容出挑,她两个哥哥沈彦枢和沈彦杭亦是出了名的好相貌,就连她那经常往来的表哥容琛,也是个俊朗温润仪表堂堂的男子。所以说,这定国公府的姑娘见惯了容貌出众的男子,哪里会这般轻易的被蛊惑?

    怪就怪在这祁王实在是长得太俊。

    这厢沈嫱芳心暗动也是平常,而且这傅湛又是个身份尊贵的王爷,也难怪沈嫱如此鲁莽的说出这番话来,约莫是想着探探沈妙的口风。

    沈妩拧着眉,心道:她这四姐姐实在是太没定性了。

    马车上,三位正值妙龄的姑娘各怀心事,一路无言。过了半个时辰,便到了玉璇郡主的玉茗山庄。

    玉茗山庄崇阁巍峨、层楼高起,是说不出的气派奢华。此番屋檐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瞧着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为这华丽的庄子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雅致。

    原以为来的不过是一些平日里经常相聚的晏城贵女,却不料那明月公主也来了。

    三人瞧着如众星拱月般穿着一身妆缎狐肷褶子大氅的明月公主,忙上前行礼。

    明月公主可是嘉元帝最疼爱的女儿,如今盈盈十二,是绾妃之女。绾妃盛宠二十载,却只诞下一儿一女,便是祁王傅湛和这面前的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生得娇俏嫣然,一双杏眼清澈干净,圆圆的苹果脸儿略显婴儿肥,瞧着稚气未脱,却没有半分公主的架子。此刻明月公主粉颊两侧梨涡隐现,霎时如新月清晕般清丽可人。

    她瞅着她们三人,然后才上前一步,笑吟吟瞧着沈妩问道:“你便是沈六姑娘?”

    沈妩有些愣住。

    她从未见过这明月公主,却不料她竟然知道自己。沈妩自然不会以为自己和沈妙一样不出闺房就芳名远播,却也不明白这明月公主是如何得知的。她听明月公主语气娇俏,一点儿没有公主的架子,想着大抵是个性子直率的小姑娘,便道:“臣女沈妩,见过公主殿下。”

    哪知明月公主是个自来熟,没有管沈妩身边的沈嫱和沈妙,只伸手将她扶起,声音悦耳道:“这么客气做什么,你叫我明月就行了。”说着,她又眨巴眨巴眼睛细细端详面前的沈妩,瞧着沈妩面若芙蓉,肤若桃花,娇娇俏俏,当真是难得的绝色。

    沈妩被这明月公主看得有些瘆的慌,可到底也不敢说什么。只觉得这出身皇家的人,性子一个比一个古怪。再这么瞧下去,她还以为自己的脸上长花了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明月公主低声道:“方才我皇兄亲自送我过来的,沈六姑娘可有碰见?”

    沈妩心道:这姑娘家的聚会,祁王居然亲自送明月公主,看来是十分疼爱这个妹妹。

    只不过这个问题,沈妩不知该如何作答。而身侧的沈嫱却有些忍不住了,她瞧着这明月公主如此喜欢沈妩,而把她们二人晾在一边,可委实有些过分。她欲开口,哪知沈妙却是碰了碰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沈嫱撇了撇嘴,这才作罢。

    明月公主双眸染笑,说不出的可爱讨喜。她虽然比沈妩小一岁,却长得与她一般高,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念叨着:“除了我母妃,我还没有见过像沈六姑娘这般好看的……我母妃见着了也肯定会喜欢你的。”她同沈妩你我相称,越发是表现了对沈妩的喜欢。

    可是沈妩却是越发摸不着头脑,这好端端的,为何又扯到绾妃了?

    玉璇郡主瞧着今日的明月公主的确有些奇怪,方才沈妩没来的时候,便扯着她的袖子问了好几次——“沈六姑娘真的会来?”

    那会儿她还以为这沈妩是如何得罪了明月公主。要知道这明月公主一向爱憎分明,对于自己喜欢的,便是掏心掏肺,热情的不得了;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便是恶言相向,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而往往后者居多。不过毕竟是嘉元帝最宠爱的公主,旁人自然是忍着,不敢得罪。而眼下瞧着,这沈妩怕是属于前者。

    玉璇郡主怀中捧着镂空雕银手炉,似是想到了什么,杏眸灵动,嘴角微微一翘。

    ·

    明月公主太过热情,俨然比过了玉璇郡主这个东家。在玉茗山庄的这几个时辰,可是与沈妩形影不离,差点连如厕都跟着她一道去了。

    不过,沈妩知道这明月公主眼神真挚,怕是真的喜欢她,而且她瞧着明月公主的性子也不错,直来直去的,她最是欣赏。如此,只道是两人投缘,便也不作他想。

    回去的路上,沈嫱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方才她见明月公主如此喜欢沈妩,心里有些不大是滋味,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明月公主是祁王的亲妹妹。如此,她更是想与明月公主打好关系。可她不过插了一句话,那明月公主瞧也没瞧她一眼,语气不悦的甩了一句:“主子说话哪有下人插嘴的份。”

    一时,沈嫱气得身子直打颤,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了明澜小筑,沈妩便躺在绸榻上让谷雨瞧瞧自己脑袋上的包,被谷雨这么一碰,沈妩是疼得哇哇直叫,一下子就掉起了金豆子。适逢韩氏过来看女儿,听到这般惨痛的叫声,便关切的问了事情原由。

    沈妩将小脑袋枕在自家娘亲的腿上,面露委屈,完全是一副娇娇女儿态的样子。韩氏道:“你和你那哥哥一个德性,半点儿都不让人省心。你说说,下次我还敢让你出去吗?”

    沈妩娇娇的唤了一声“娘”,尾音拖得长长的,甜甜糯糯,让人听了心一下子就软了。韩氏瞧着女儿这副模样,想着再过几年就要出嫁,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一时也不想再责备。

    “娘,你知道祁王吗?“沈妩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

    方才听了女儿的话,韩氏自然是知道了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如今又听女儿打探起了祁王,不由得蹙眉,颇为紧张道:“怎么?咱们阿眠瞧上祁王了?”

    沈妩未料娘会这般问,忙摇头道:“哪有,女儿只是好奇罢了。不过……四姐姐好像有些心动。”

    韩氏平时里最是瞧不起那些个庶出却不懂得收敛,而且还要兴风作浪的丫头。那三房的丫头明里暗里一直对她这女儿怀有敌意,她岂会不知?好在那丫头也算是没蠢到家,不敢对阿眠做什么,若是敢使什么绊子,她头一个饶不了她。

    韩氏伸手捏了捏女儿的脸,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别以为有个好名头,别人都拿她当成宝,不过是个妾室所生的庶女罢了。”

    之后韩氏又一本正经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亲事的确是该留意了。可是阿眠,娘不希望你嫁得太好。你性子娇,又被宠惯了,娘希望能让你家一个待你好、敬你爱你的男子。”

    突然说起这个,沈妩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只不过自古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高嫁,而如今娘却说出这番话,显然是对她疼爱到了极致。若是她真的嫁给什么王爷侯爷,明面上是风光,可那苦头只有自己知道。沈妩弯了弯唇,娇气的抱着自己娘亲的手,双眸亮晶晶,言辞乖巧道:“娘,你放心。嫁人的事儿,女儿都听你的,女儿知道娘选得人肯定没错。”

    韩氏听着女儿这番话顿时红了眼,却又忍不住笑道:“真是不知羞。”

    见娘亲笑了,沈妩也心里头欢喜,撅着嘴道:“在娘面前,女儿还藏着掖着做什么。”她心里没有多少的志气,只觉得这种有爹娘疼爱的日子过得最是舒心。若以后嫁了人也能这般,她也就知足了。

    瞧女儿这般,韩氏的确是松了一口气。

    那祁王生得如何的丰神俊朗,她又岂会不知?这般的气度容貌,姑娘家如何抵挡得了?也亏得女儿没有动心,若是动了心思,那她还不操心死。祁王傅湛明面上颇得皇上重视,可是有眼力劲儿的人如何会不明白——此刻越是盛宠,之后可就越惨。她本就希望女儿嫁个普通一点的夫君,又如何会忍心看女儿往火坑里跳?

    而沈妩尚不知自己娘亲心中在想什么,可到底是快要及笄的姑娘家,自然也忍不住想着自己以后的亲事。若是以后她要嫁人,便嫁一个老实听话的,像她爹爹这般被娘训得服服帖帖的最好了。

    至于那祁王——

    瞧着就是一个难弄的主,还是留给沈嫱惦记吧。

    ·

    沈妩本就被韩氏禁足,这段日子也只能乖乖的待在明澜小筑。不过做做女工、看看话本,这日子过得也颇为轻松。眼瞧着快满一个月了,沈妩更是心中欢喜,心里开始琢磨着,下回去哪里玩比较好。

    这会儿,谷雨却是急急进来。小丫鬟穿着浅绿色小妖,一张小脸泛红,喘着气对沈妩道:“姑娘,国公爷让姑娘此刻去前厅。”

    国公爷便是沈妩的大伯沈伯铮。

    只不过如今让她去前厅,却是有些奇怪。沈妩遂放下手头的话本,不急不缓吃了一个水晶梅花包,一双妙目看向谷雨,问道:“府中可是来了客人?”若说真的来客人,那也不可能让她一个姑娘家过去,要不然……便是极有身份的客人。

    谷雨点头道:“奴婢也不清楚,好像是什么……祁王。”

    “祁王?”沈妩登时霍然起身,心里头便紧张了起来。这祁王素来与定国公府没有来往,今日怎么无端端来了定国公府?而且大伯为何又指名让她过去。

    谷雨又道:“不光是让姑娘过去,也叫了四姑娘和五姑娘,如今四姑娘五姑娘已经到了,就等着姑娘您了。”

    沈妩这才有些明白,大抵是那日马车冲撞之事。瞧着那天祁王的态度,想来不会刻意为难。沈妩不做多想,忙将自己拾掇了一番。她换上了一身芙蓉色素绒绣花锦袄,下身是一条软银轻罗百合裙,又急急换下屋内穿的软底睡鞋,穿上乳烟缎攒珠绣鞋,这才出去见客。

    进了前厅,她见大伯沈伯铮的坐在主位下首。

    她抬眼瞧着主位上坐的男子,见他身着一身雪缎锦袍,眸如点墨,面如白玉,是说不出的芝兰玉树矜贵风雅。她一愣,袖中的小手下意识的攥了攥,这才不急不缓走到沈嫱和沈妙的旁边,然后对着主位之上的人行礼:“臣女沈妩参见祁王殿下。”

    她弯腰行礼,垂眸敛睫,俨然一副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闺女气派。此番模样规规矩矩,哪里还有半丝上元之夜天真明媚的娇娇女儿态?

    见祁王久久没有动静,沈妩也不敢抬头。

    许久,沈妩才听到一个低沉温润的声音:“沈六姑娘不必多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