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2章 :美貌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容琛在桥上找到了沈妩。见她毫发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问道:“阿眠,你跑到哪里去了?”今晚明淖河边这么多人,她又是个美貌娇弱的小姑娘,若是出了什么事,恐怕他要自责一辈子。

    沈妩知道容琛是担心坏了,遂咬着下唇,缄默不语。

    这副模样,容琛又如何忍心苛责?他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面具,皱了皱眉道:“怎么有两个?”

    两个?沈妩闻言低头,垂眼看着自己手里的两个面具。一个是她自己的,而另一个……她静静盯着这钟馗面具,回想着方才那男子的容貌。那男子的确生得好看,可是眼神却太过于冰冷,看得她顿时瘆的慌。只消一眼,她便狼狈的跑到了此处。

    可一想到自己认错了人,沈妩便觉得很是尴尬。只盼着以后再也不要遇见那个男子,省得尴尬。

    见沈妩没有回答,容琛也没有多问。

    容琛把沈妩送回了定国公府,可今日实在是回得太晚,一向喜欢容琛的韩氏也忍不住对他板起了脸。可到底是宣平侯府的世子,韩氏也不好斥责,只当着容琛的面责备了女儿。

    瞧着这副场景,容琛心里是越发内疚。

    也难怪韩氏如此生气,这女儿可是她心尖尖儿上的宝贝疙瘩。女儿自小就娇生惯养,眼下快到了适婚之龄,她也不想把女儿嫁到不知根底的人家。而容琛自小与女儿投缘,待她比亲妹妹还好,而且女儿也喜欢和这表哥在一块儿,想来若是以后女儿真的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可今日之事,让她看出这容琛对女儿太过纵容。

    凡事太过,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如此,韩氏心里便有了一些动摇。不过好在还有一两年的时间,这事儿也不急于一时。

    韩氏不过三十出头,本身就是天生丽质姿容娇妍,加之保养得当,完全瞧不出年龄。此刻身上穿着墨绿色素绒绣花缎袄,身段玲珑纤侬合度,胸前鼓鼓囊囊,是个天生的尤物。只不过生了一儿一女之后,身上便散发着一股成熟|妇人的韵味,越发是面色红润,宛若桃花,全是大户人家贵妇人的气派。

    如此的美人儿,也难怪夫君疼宠至今。

    沈妩瞧着娘亲黛眉紧紧蹙着,一双泛着水色的桃花眼满是愠怒,便坐到娘亲的身侧抱着她的胳膊撒娇,白净的小脸儿上堆着讨好的笑意,声音又甜又糯道:“娘,女儿知错了,下次一定不会贪玩了。”

    “别跟我来这套,我又不是你爹爹。这一个月,你就安心在明澜小筑学习女工,抄写女则女戒,别想着出门。”见女儿不服气,韩氏又道,“你瞧瞧你五姐姐,自个儿就有这份定性。哪像你,整天像只小猴子似得,就知道出去野。”

    沈妩嘀咕一声,心中颇有不满,却撅了撅嘴不敢再顶嘴。只是,她一向都比不过沈妙,这一点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韩氏见女儿不做声了,这才侧过头瞧了她一眼。一眨眼,女儿都十三了,这瓜子小脸桃花眼儿委实像极了她,却比她年轻那会儿生得更美,等完全长开了,还不知是何等的美貌。她瞅着女儿胸前隆起的小包子,想起上次的事情,便关切道:“这几日胸口还疼吗?”

    说起这个,沈妩便不似平日一般大大咧咧,一下子就脸红了。连这原是白皙莹透的耳垂也红彤彤的,似染了胭脂一般。只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娘亲,沈妩也没有太过羞赧,只静静敛睫,支支吾吾道:“嗯,而且……又疼又胀。”

    韩氏染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那纤手嫩如春笋,委实好看。韩氏朱唇轻启道:“这会儿可别做什么蠢事了。”

    沈妩一下子就没了底气,像个霜打的茄子。

    说起这件傻事儿,还不是因为自己胸前揣着的两个小包子惹得祸。她一贯喜欢玩儿,可偏偏她这身量不怎么长,胸前的两个小包子却是长了起来。平日里她踢毽子跳绳,只觉得胸前的这两团太过于累赘。而且,瞧着同龄的姑娘都没有她这般大,她便有些害羞,索性用一块纱布把自己的胸口缠了起来。

    虽然有些闷,可好在跳绳的时候轻便了许多。

    只不过她素来皮肤娇嫩,不过一天,胸口便被勒出了两道红痕,疼得她直掉金豆子。韩氏知道之后,又是气恼又是心疼,直骂女儿真是蠢到家了。沈妩却是委屈,这水润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瞧着便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韩氏虽然心软,却也忍不住苛责了一番,又教训了女儿身边的那几个丫鬟,瞧着平日里个个聪慧机灵,却任由女儿做这种傻事。

    不过,韩氏知道女儿年纪尚小,对这事儿尚且懵懵懂懂,更不知这大的好处。只是她也不敢说得太过,只让她长长记性,以后别做这种蠢事。

    见女儿不开心,韩氏也没了法子,便为女儿准备了一些宽松的衣裳。穿上宽松的新衣裙,这胸前的起伏也不是很明显,这才合了沈妩的意,一时破涕为笑,如画的眉眼也是亮晶晶的。

    沈妩看了一眼自家娘亲胸前鼓鼓囊囊的丰盈,遂好奇的问道:“娘,这里真的是生得大比较好吗?”

    韩氏不由得笑出了声,用青葱玉指戳了戳女儿的小脑门,无奈道:“傻女儿,自然是大一些好。虽说你别的方面比不过你五姐姐,可姑娘家最重要的却不是才艺和能力,而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一副好身段,自然,脑子也要好使。你那五姐姐虽说是饱读诗书,可戏文里多的是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贵女跟着穷酸秀才跑了的戏码……”

    沈妩知道娘亲虽然时时拿沈妙同她做比较,可到底没有像沈妙那般要求自己。如此沈妩便觉得有些庆幸——若是她这娘亲打算把她培养成第二个沈妙,估计这日子也不会过得这般舒坦。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五姐姐呢。”沈妩撅着嘴有些不满。她对于沈妙还是极为敬佩的,毕竟沈妙是她这一辈最出色的姑娘,而且对她也颇为关照。

    瞧女儿护着沈妙,韩氏自然也没有说下去。心里却想:虽说沈妙那丫头出色,可老祖宗还是喜欢她的阿眠。

    沈妩见娘亲不说话了,这才小心翼翼抬眼瞅了瞅她。

    不得不说,她这娘亲的容貌生得极好。因此她那爹爹才一直娇宠着,当成宝贝似的。不管是大伯还是三叔,身边都有美貌娇柔的妾室。可偏偏她这爹爹对娘亲言听计从,什么事儿都跟娘说,从来没有过纳妾的念头,让她羡慕不已。

    沈妩回了自己的明澜小筑,沐浴梳洗完毕之后,便坐在软榻上看话本。她一转身,看着手边放着的两个面具,这才神色一怔,然后懊恼的蹙起了眉,干脆上榻歇息。

    ·

    第二日康王府的玉璇郡主来找沈妩。

    玉璇郡主是沈妩的闺中好友,两人时常往来。

    玉璇郡主说要在城外玉茗山庄梅林里设宴,找一些同龄的姐妹们一起聚聚,而这定国公府便有三位,分别是沈妙、沈妩、沈嫱。一听沈妙也要去,沈妩甚是惊讶,心道:没想到玉璇郡主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连沈妙都请得动。

    沈妩自然也是想去的,却也只能实话实说,耷拉着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玉璇郡主,翕了翕唇道:“我这不是被我娘亲禁足了吗?”

    玉璇郡主哪里不知道沈妩的性子。有什么好玩的,只要叫她一声,她肯定会去。只不过这沈妩的娘亲韩氏却管得严。玉璇郡主眨了眨眼,豪气的拍了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你娘那里本郡主自然会替你摆平。”

    这话沈妩最是爱听,便立刻答应。

    她出身定国公府,自然是认识许多公主郡主,不过碍于身份,私下极少往来。可偏偏这个玉璇郡主丝毫没有架子,与她甚是投缘。而康王十分宠爱这个女儿,那玉茗山庄就是康王送给女儿十三岁生辰的礼物。

    这般的大手笔,可是羡煞了旁人。

    沈妩想到自家的爹爹,平日里的要买些什么东西,还要先过问娘亲,若是娘亲不同意,也只能作罢。这十几年来,每次送她的生辰礼物都是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儿,可让她委实无奈。

    反倒是老祖宗,一直疼着她宠着她,有什么好东西肯定忘不了她。

    沈妩与玉璇郡主聊了一会儿,却见玉璇郡主起身,好奇的拿起搁着的那两个面具,对着沈妩笑道:“你这是什么眼光,尽选这些个面具。”她拿起猪头面具套在脸上,然后又拿起这面目狰狞的钟馗面具,问道,“怎么一下子买了两个?”

    沈妩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

    玉璇郡主却是恍然。她摘下面具贼兮兮的坐到沈妩的身侧,一双杏眸染着笑意,小声道:“本郡主聪慧过人,一眼就瞧出来了。方才说昨夜你是和你那容表哥一道去的,这面具自然是你表哥的。怎么,咱们沈六姑娘红鸾星动,开始惦记这玉树临风的多情表哥了?”

    玉璇郡主与沈妩关系好,自然也是同容琛见过几面的。她知道这容世子对沈妩的确是好得没话说,真是当成媳妇儿一般宠着。而且这身份样貌与沈妩也极配,若真能成事,想来也是一桩好姻缘。

    沈妩一把夺过玉璇手里的面具,语气坦荡荡道:“容表哥只道我是妹妹。而且,他心里头装得可是五姐姐,你可别乱说话。”

    见沈妩一张娇美的小脸没有露出半分娇羞,玉璇郡主便知她对那容表哥真是无意。只不过容琛看她的眼神明显不是当成妹妹,她最是清楚不过。玉璇郡主瞧着榻上穿着芙蓉色锦缎夹袄的小姑娘,这个傻姑娘,还想着人家喜欢的是沈妙。

    只不过,也可怜了那痴情却木讷的容世子。

    正在这时,沈妩身边的大丫鬟谷雨走了进来。谷雨一袭浅绿色的丫鬟服,手里却拿着一盏白兔灯笼。

    沈妩登时想起昨晚之事,忙霍然起身,紧张的问道:“这灯笼哪里来的?”

    谷雨瞧着自家姑娘,如实道:“方才外头有一个青衣小厮送来这盏灯笼,说是姑娘你不小心落下的,特地奉他家主子的命前来物归原主。”

    沈妩顿时愣住,心中颇为诧异:那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