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1章 :阿眠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睡眼惺忪的打了一个哈欠,水亮亮的桃花眼霎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瞧着愈发是眼波流转、朦胧迷离。

    身为定国公府的姑娘,沈妩鲜少有机会出门。今日是上元节,前些日子她的表哥容琛约她一起去看花灯。她的确是想去的,可必须要过了母亲韩氏这一关,可未曾想到,平素不喜她出门的母亲居然同意了,这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不过,能出门自然是好的。

    只不过她那容表哥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岂会不知?容琛对沈妙可谓是一片痴心,平日里尽是拿她当幌子,有什么好东西都不会忘了她一份。这上元节看花灯,他也不过是想有机会和沈妙单独相处,然后为了掩人耳目才顺便捎上她。

    容琛待她不错,她那五姐姐沈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出身国公府,性子温和,举止落落大方,简直堪称完美,可算得上是晏城最拔尖儿的大家闺秀。这二人郎才女貌颇为登对,她自然也存着心思,想做些个成人之美的事情。

    沈妩任由身边的丫鬟替她梳洗打扮。妆罢,她瞧着镜中自己的容颜,粲然一笑道:“谷雨的手艺见长啊。”

    谷雨正是沈妩身边的丫鬟。

    沈妩住在“明澜小筑”,身边统共有四个贴身的大丫鬟,名为谷雨、小满、立夏、白露。这四个丫鬟不但容貌清秀,而且各有所长——谷雨温柔细心,专门伺候她梳妆打扮;小满机灵可爱,消息灵通,时常说些晏城的新鲜事逗她开心;立夏瞧着普普通通,可实际上是个极擅长武艺的,连八个高大壮汉都奈何不了她;而白露却是擅长厨艺,那手艺比定国公府的厨子还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谷雨微微一笑,瞧着坐在绸凳上的姑娘。见她生得一张精巧的芙蓉脸儿,明眸皓齿,雪肤红唇,当真是千娇百媚,娇憨可掬。就算梳着简单的双丫髻,稚气未脱,却也是明媚照人,看得人几乎都挪不开眼,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似的。

    沈妩出自二房,母亲是韩氏。她有这般的样貌,大半是随了韩氏。

    定国公府统共三房,长房二房是嫡出,三房庶出。自打长房世袭了爵位之后,那长房五姑娘沈妙的身份自然也抬高了一些。可饶是如此,府中的下人们却是知道——这六姑娘才是老祖宗心尖尖儿上的孙女。

    虽然六姑娘的才艺学识比不上长房的五姑娘,可胜在这容貌出众性子讨喜,最是讨老人家的欢心。

    今日沈妩穿了一身素白雪缎冷蓝滚银狐皮对襟长褂子,可外头毕竟冷,也不知玩到何时才回来,便在外头套了一件大红色织锦皮毛斗篷。十三岁的少女正值青春妙龄,脸颊红润娇嫩,宛若桃花,这般的颜色越发衬得她异常娇美。

    沈妩又起身转了一圈,瞧着没有不妥之处,这才出去见容琛。

    容琛是她的表哥,是宣平侯嫡长子。而宣平侯府和定国公府一向来往密切,早些年容琛还在定国公府住过一段日子。她虽有兄长,可是容琛于她而言,同亲哥哥没有两样。

    她见容琛穿了一件月牙色的锦袍,衬得他原是高大颀长的身形越发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沈妩心里叹了一声,便道:“今日恐怕让容表哥失望了,五姐姐昨儿个说有功课要做,今日腾不出时间,便说不去了。”她瞧着容琛眸色一愣,便笑眨了眨,道,“容表哥不会因为五姐姐不去就不带我去吧?”

    容琛面露赧色,忙解释道:“阿眠,我不是……”

    “好了,这次算我欠表哥的。下次一定把五姐姐约出来,当是还容表哥一个人情。”沈妩笑盈盈道。难得有机会出门,她自然不能因为沈妙不去就作罢。不过寻常的姑娘家,哪里会说出这番话?可她把容琛当做是自己人,这才话语直接了一些,也好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而方才容琛唤的“阿眠”则是沈妩的小名。

    只有亲近之人,才会这般唤她。沈妩的母亲韩氏,生有一儿一女,自打她出生之后,韩氏便觉得人生圆满了,因此日日好眠,这便是“阿眠”二字的由来。

    而容琛不知该如何说清楚,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瞧着面前娇小玲珑的表妹,只暗暗恼怒自己做得事情,为何会令她想到那里去?他知道在这几个姐妹中,她和沈妙年纪相仿最是亲近,便事事准备两份,免得只对沈妩一人好,太过唐突。可就是因为这个,这小表妹却以为他心里念得人是沈妙。

    也是,家中父母也最满意沈妙。如今更是开始忙着他的亲事,打算在沈妙及笄之后来定国公府提亲,可是他心里却不愿。

    面前的小姑娘笑容明媚,乌发红唇,一双又大又亮的妙目生得比天上的星星还漂亮。她生得太美,若是再长大一些,不知是何等的绝色。现下晏城之人都道卫国公府的五姑娘是个香饽饽,却不知这六姑娘才是罕见的美人。

    不过——

    容琛弯了弯唇,心下有些欢喜。

    不知道也好。如此他便可以独自欣赏这份美丽。

    ·

    晏城最有名的便是明淖河。

    上元节这一日,明淖河上皆是精致的画舫。到了晚上,河面上漂满河灯,点缀得这个湖面如繁星点点一般的璀璨怡人浩渺无垠。夜空中又绽放绚烂的烟花,与这漂着河灯的湖面交相辉映,照得整个明淖河周围恍若白昼,美不胜收。

    沈妩出门一贯喜欢带立夏。立夏生手好,她也就不用怕遇到登徒子。

    而容琛也不过是带了随身小厮容青,两人跟在她和立夏的身后看着她买东西。一路沿街,她不过是买一些小吃零嘴儿,见容琛替她付钱,她也不多说什么。反正这容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他们是表兄妹,这么一点银子她自然也不客气了。

    现下天色一暗,沈妩瞧着街上的年轻男女都带着奇形怪状的面具。她自然也是小孩子心性,便拉着立夏去买面具。她站在摊子前,见那猪头的面具滑稽可爱,而她又是属猪的,便对着摊主道:“我要这个。”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高瘦男子,穿着粗布棉袄。他见摊前这个衣着精致的小姑娘,便知她是哪位大户人家的姑娘。只不过这等的容貌,却是好看的像天上的仙子一样。他替沈妩取下那猪头面具,递给了她。

    沈妩接过,套在脸上觉得十分的新鲜,遂转过头看着容琛冲着他笑,问道:“容表哥,好看吗?”

    容琛知道她玩性重,只提醒她时候不早了。

    沈妩觉得扫兴,干脆嘟囔着替容琛选了一个狰狞的钟馗面具,然后踮起脚替他戴上。少女的气息芬芳香甜,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容琛顿时不敢乱动,一时眼睛都忘了眨。

    等回过神的时候,却见沈妩冲着他咯咯直笑,声音甜糯道:“容表哥,这面具很衬你。”

    也就沈妩敢这般的胡闹。这容琛怎么说也是宣平侯府的嫡长子,平日里待人是谦然疏离。可唯独对沈妩一贯的纵容疼爱,俨然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可容青却知,世子对自家的亲妹妹都没有这般好,而对这沈六姑娘,自然有别的原因在。

    听着她的笑声,容琛一时有些恍惚,待反应过来,却见那穿着一袭大红色织锦皮毛斗篷的小姑娘早些淹没在人群之中。

    容琛登时心中担忧,忙去人群之中寻找。

    而这厢,沈妩戴着面具穿梭在人群中,瞧着每个人的面上都带着面具,手里头还提着一盏花灯。这花灯节,哪里能不提花灯啊?沈妩让立夏买了一盏白兔灯笼。这白兔灯笼甚妙,只要转动起来,里面的那几只兔子便会神奇的奔跑起来,活灵活现的。

    沈妩提着灯笼,经立夏提醒,这才想起了容琛。她回过头,见人山人海,又各自戴着面具,她又如何能认出容琛。

    “姑娘,咱们还是找找容世子吧。”立夏道。

    沈妩虽然爱玩,却也知道分寸。若是这会儿同容琛走散了,等回去的时候,娘亲还不是该如何训斥她。这训斥一顿也就罢了,若是以后再也不许她出门,可就是糟糕了。

    沈妩想着方才给容琛戴的钟馗面具,心道:好在这面具鲜少有人会戴,她找起来也方便的多。

    她沿着人群挨个儿的找,突然瞧见那明淖河边那灯火阑珊处,立着一个高大气场的身影。夜风习习,衣袂翩然,那男子面上覆着钟馗面具,着一袭月牙白的锦袍,外头披着一件墨色的精致披风。沈妩登时眸色一亮,急急跑了过去。

    见男子似是在出神,沈妩有意想捉弄他,便灵巧的跑到他的身后,伸手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男子身形一顿,缓缓转身。幽幽目光看着她,却是抿着唇一字不语。

    似是想到了什么,沈妩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然后伸手去摘他的面具,冲着他粲然一笑:“容表哥,我……”

    白皙小手顿在空中,沈妩面色一怔,。

    就在这时,男子身后的河堤上开始放起了烟花。伴随着热闹的锣鼓声,那绚烂的烟花在他身后的夜空绽放,如火树银花一般,照得整个明淖河恍若白昼,也让沈妩看清了身前男子的长相。
  • 背景:                 
  • 字号:   默认